正文内容


国任财险0.5亿股股权被抵债已超4年 股权占比小吸引力不足难觅买家

admin 于 2021-01-10 08:34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近期,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蓝鲸保险发现一则中信银行武汉分行对抵债资产国任财险5000万股股权进行招商的公告。据了解,此前,宏鑫实业因难还中信银行武汉分行金融借款,所持国任财险股权被两度拍卖,鉴于两次均以流拍告终,2016年4月一份法院裁定书显示,债权人中信银行武汉分行将接受该笔股权以物抵债,并可根据相关裁定书办理过户手续,然而时至今日已4年多,该笔股权仍未找到接盘方。

  在业内专家看来,保险公司股东资质要求严格,该笔股权占比较小难以形成日常经营的话语权,国任财险经营面表现尚不亮眼,对于投资者吸引力有限;国任财险内部股东也没有出现接盘意向方,或说明中信银行该笔股权报价高于其预期水平;此外,该笔股权仍登记在宏鑫实业名下,意味着中信银行并未实施过户手续,可能是出于过户存在费用、税费支出,以及希望保持股权转让的灵活性的考虑。

  宏鑫实业难还中信银行金融借款,所持0.5亿股国任财险股权涉诉抵债

  招商公告并未明示发布时间,因此,蓝鲸保险向中信银行武汉分行相关人士咨询,该人士表示:“不仅仅是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自从以物抵债属于中信银行资产后,在其他各个平台中,相关招商公告一直都有在发布。”

  需要说明的是,国任财险前身为成立于2009年的信达财险,在大股东由信达资管易主为深投控不久后的2018年2月,才正式更名国任财险。因此,拍卖平台中所称信达财险即是国任财险。

  追溯来看,2014年6月,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份民事裁定,根据申请人中信银行武汉分行请求,冻结被执行人宏鑫实业在信达财险持有的5000万股股权。冻结原因,则是宏鑫实业未能如期履行金融还款义务。

  此后,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多次责令被执行人履行还款义务。然而,2015年4月22日,最新进展等来的不是宏鑫实业义务已履行完毕,而是中信银行武汉分行就该纠纷向武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因此,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8日依法立案执行。

  于是,在2015年5月中旬,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2015)鄂武汉中执字第00302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书显示,“现冻结期限即将届满,申请执行人中信银行武汉分行向本院申请继续冻结宏鑫实业持有的5000万股信达财险股权。冻结期限为三年;宏鑫实业履行义务后可申请解除冻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因此,在依旧不能还款情形下,2016年3月1日,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裁定,拍卖被执行人湖北宏鑫实业持有的信达财险的5000万股股权。

  这一裁定后,宏鑫实业所持有的上述国任财险股权在一个月内被两次拍卖。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2016年3月25日该笔股权被首次拍卖,评估价和起拍价一致,均为9150万元,但以流拍告终;2016年4月18日,该笔股权二次拍卖,起拍价9000万元,较第一次降价1500万元,但仍以流拍告终。

  鉴于此,中信银行武汉分行同意以第二次流拍价9000万元接受宏鑫实业持有的5000万股股权以物抵债。同期,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9日再次开具的一份执行裁定书规定,宏鑫实业该笔股权的财产权将自该裁定书送达中信银行武汉分行时转移,中信银行可到有关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股权招商已超4年,中信银行仍未找到买家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国任财险的最新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笔股权占比1.248%,尚未完成过户,股权持有人并未更变为中信银行,持有股东仍是宏鑫实业,只不过目前处于“涉诉抵债”状态。

  对此,经济学家、九江学院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飞向蓝鲸保险表示,“过户涉及税收、费用,不进行过户可以节省该部分支出;而且,保险公司股权变更需要监管审批,进入相对麻烦;中信银行认为有潜在客户存在,能够招商成功,直接过户到投资方即可。从法院角度看,法院可能已经对该笔股权做了财产保全措施,这笔股权的财产权实际已属于中信银行,所以中信银行暂不过户也不会损失什么。”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向蓝鲸保险指出,“对于银行来说,主要或是希望出售小股权变现回收资金,过户成为所有人后,就失去了继续追索债权或是转让的灵活性,反而要受限于作为股东的角色。”

  同时,国任财险这笔股权用来抵债时间已经逼近5年,中信银行仍未招商成功。就此,蓝鲸保险向中信银行武汉分行致电咨询,该笔股权意向咨询人数量、咨询频次的整体情况如何?

  中信银行武汉分行相关人士向蓝鲸保险表示:“这笔股权在招商过程中,来主动咨询了解的人并不多。”

  细究背后原因,孙飞分析称,“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中,保险公司多笔小股权拍卖成交就已属不易。股东资质要求严格已是一项门槛,而小股权也意味着对投资方来说没有足够话语权,公司经营面表现不佳或平平都会影响投资者信心。那么,即便中信银行武汉分行拥有该笔股权的财产权后,此前拍卖时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挑战依旧。”

  “招商的国任财险股权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属于抵债资产,招商价格过低不符合银行回收债权的需求;另一方面是规模小,市场投资方接手后也无法形成对保险公司日常经营的话语权,形同鸡肋。”沈萌表示。

  在沈萌看来,银行为了更好地收回债权,有时候反而要积极协助企业发展,让企业走向正轨、实现银企双赢,股权招商也容易实现。

  聚焦国任财险发展情况看,经营面及内部管理等方面均有改善空间。近几年,国任财险部分股东退出或减持,以及公司增资扩股,导致股权变更相对频繁。前五大股东排序全部洗牌,大股东由信达资管变更为深投控,二股东变为联美量子,三股东则是今年刚引入的深圳罗湖引导基金,中国铁建投资集团也因购入、参与增资成为第五大股东。在往期采访中,蓝鲸保险获悉,主要股东话语权变更,可能会造成内部战略的变动,进而影响公司业绩。

  数据显示,国任财险成立初期持续亏损;2013年至2015年,每年净利润均不足0.3亿元;2016年至2018年,国任财险再度陷入亏损;2019年扭亏为盈,净利为0.15亿元。其第一大险种,车险保费占公司总保费的比例多数年份在八成以上,然而却持续亏损;近三年,承保呈减亏趋势,不过尚未能盈利。

  在合规性管理方面,蓝鲸保险粗略统计,国任财险今年以来吃下11张罚单,合计罚款168万元。涉及编制虚假资料、虚构中介业务套取费用、妨碍依法监督检查等多个问题,内部管理存有漏洞,部分高管管理责任出现缺失。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